东北林业大学高等自学考试个人信息查询系统

慕课的校际协同共建与共享实践研究 ——以地方院校“现代教育技术”公共课为例

 二维码
作者:李彦敏来源:优派网网址:http://www.yopai.com/show-2-105123-1.html

摘要

为了破解地方院校慕课开发与应用之难题,遵循“教师在开发与应用慕课的过程中研究慕课,学生在应用教育技术的过程中学习教育技术”的设计理念,提出“师资校际联盟,优势互补;开发问题视频,契合需求;慕课融入课堂,助力发展;教学校际协作,共享资源;采用混合学习,提升效度;客服在线答疑,缓解焦虑;多元评价互补,优化效果”等七大实施策略。在研究实施过程中,采用 EDR 研究方法开发慕课,应用行动研究法开展教学实践。研究结果表明:慕课校际共建解决了单一地方院校师资力量薄弱、慕课建设质量低下的问题;慕课校际共享解决了慕课的应用绩效问题,同时使混合学习和翻转课堂更加深入,增强了学生的教育技术应用体验。因此,慕课校际协同共建与共享是可行且有效的,可为后期相关研究提供借鉴。


一、研究概述

(一)慕课内涵演变使共建与共享成为必然

“慕课”是近年教育研究领域的热词之一,作为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其内涵不断地发展演变,根据著名网络教育与新媒体设计师和评论家史蒂芬·道恩斯的观点,将慕课分为“传统慕课”和“关联慕课”。传统慕课指慕课供应商所提供的课程是通过现代教育技术方式表达出来的课程,仍然体现以教为主的教学模式。Coursera、edX 和 Udacity 等三大慕课供应商早期提供的课程基本如此,这样的慕课无法有效满足学习者的需求,新型“关联慕课”应运而生。关联慕课遵循关联主义教学法,它有别于传统的教学特征和结构,强调聚合和重组,保证学习者通过通讯手段或网页随时随地接触学习内容,讲究课程内部人员之间各种学习资源的分享,整理与重组各种学习资源以满足不同学习者的个性化需求,将重组过的学习资源与他人分享,并传递给兴趣相同的所有学习者。诸多专家学者认为,关联慕课最有助于合作对话与知识建构,是未来慕课的发展方向 [1]。慕课的建设从重视“内容建设与分享”到重视“学习应用与评价”是今后慕课内涵建设关注的重点。

(二)共建与共享使慕课推广与发展成为可能

慕课作为近年来在国内外多数国家盛行的一种在线课程开发模式,无论是与国外早期的开放课件、公开课等开放教育资源的建设项目相比,还是与国内早期的精品课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大型视频开放课程建设项目相比,其突出特点是更大规模、更加便捷、更加开放。慕课的定位实现了从以内容共享为中心的课程资源向以学习为中心的开放课程的升级 [2]。因此,慕课对课程平台的性能要求、课程资源的建设质量、课程资源的呈现形式、教师的教育技术创新应用能力、学习者的管理、学习活动的设计、学习结果的评价等都提出了较高要求。其优势在于资源多以微视频形式呈现,便于师生通过网络进行在线学习,移动互联技术的融入使其更便于学习者通过手机、平板电脑等智能移动终端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进行随时随地的学习。由此可见,无论是前面提到的慕课将由传统慕课转型升级为关联慕课,还是由慕课引发的教学方式、学习方式、资源应用方式等教育观念的重大变革,这些都对慕课的建设与应用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无论是名校还是普通地方院校都概奠能外,尤其是财力、物力、师资等相对薄弱的地方院校将会面临更大的挑战。

(三)共建与共享是地方院校顺应慕课时代需求的应然选择

慕课自 2008 年始发至今,一方面被很多专家学者热捧,称“将会颠覆未来教育模式”“有围墙的高校将会被取代”,另一方面也一直伴随着质疑和批评之声。慕课作为在线教育领域的重要议题,无论是国外的 Coursera、edX 和 Udacity,英国的 Future Learn、德国的 Iversity、欧盟的 OpenupED,还是国内的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清华大学的学堂在线、重庆大学发起成立的“东西部高校课程共享联盟”等倾力开展慕课研究[3]。教育部更是高度重视在线教育改革与发展,成立在线教育(全通教育)研究中心,设立专项基金开展相关研究,并将在线教育作为今后我国高等教育深化改革、提高质量和提升国际竞争力的重大举措 [4]。随着众多知名高校和教育机构慕课的建设与开放,国内掀起慕课研究的热潮,各级各类学校、组织以及个人纷纷开展慕课的相关研究。从实践层面看,知名高校慕课的开发有庞大的科研资金支持、一流的师资队伍、强大的专业制作团队,制作的慕课视频高端精美,甚至可与教育电视节目相媲美。但地方院校慕课的建设存在诸多问题,例如有的学校课程平台功能有限,无法满足慕课应用的要求;师资力量相对薄弱,无法制作高质量的慕课资源;物力财力相对匮乏,无法提供强大的物质保障,多种因素制约地方院校慕课的建设与应用。从文献层面的分析发现,慕课的研究前沿主要聚焦于慕课如何更好地服务于学习者个性化学习和完成率等相关问题。基于联通主义学习理论的慕课课程设计以及慕课课程的建设者研究也引起了学者的关注。慕课研究主题则主要集中在学习过程、创新教学方法、课程设计与评估、新技术应用、系统性政策等方面 [5]。总体而言,研究内容比较分散,对课程设计和教师的关注明显不足。国内对慕课的研究多集中在单门或几门慕课样本的开发与应用上,零星而散乱,且较为微观。目前尚未形成适应于地方本科院校的慕课建设模式,对慕课资源的应用与共享模式研究相对匮乏;没有形成慕课教育应用效果的统计分析与评价的方法。针对以上分析,以受众面较为广泛的师范生现代教育技术公共课为例,将研究聚焦于以下几方面:构建适于地方本科院校的慕课资源的共建与共享模式、形成慕课融入实体课堂应用的典型范例、形成慕课学习应用效果的评价方法。

二、设计理念

慕课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饱受争议和质疑。慕课作为新型大规模开放教育资源和早期的信息技术进入教育一样,人们对其发展必定经历认识、认知、认同、认可的过程,正如余胜泉教授提出的,技术进入教育系统必须经历一定的生态周期,即从失衡到重新平衡的演进过程,该过程包括生态突变期、生态进化期、生态融合期和生态平衡期 [6]。慕课出现初期,很多教育者对新生事物表现出好奇、崇拜、追捧;但是慕课的进入给那些对传统教学驾轻就熟的教师带来不适和挑战,也由于慕课自身发展的不成熟等问题,使其受到质疑和排斥;随着慕课的发展完善以及教育生态系统的自我调适,慕课逐步与教育系统各要素相聚合,从教师的非日常思维进入日常思维的认知图式,逐步进入教师的心理舒适地带,对其价值的分析也会趋于理性,通过改变教学与学习方式使慕课与传统教学相互补充甚至彼此融合。因此,对慕课既不能盲目地狂热追捧,亦不可简单粗暴地质疑和反对,它必定会在质疑中发展,在发展中完善,最终归于理性。因此,无论是知名高校还是地方院校的教师,不应该片面质疑慕课的价值,而是应该思考如何更好地发挥其作用。

面对慕课,名校教师无论个人综合素质、教学团队、学校物力财力支持、政策支撑等都毫无问题。但是对于地方院校教师就无法同日而语,缺少教学团队、缺少资金支撑、没有合适的课程平台等均会成为障碍。如果不能及时思变,将会在慕课时代更加边缘化甚至被时代淘汰。因此,慕课的校际协同共建与共享研究旨在:一方面让教师在设计、开发、管理、应用与评价慕课的过程中研究慕课,深层挖掘和理性分析慕课的价值,从而探索一种适于地方本科院校的慕课建设模式,并且以“现代教育技术”慕课应用为例,为慕课与传统常规教学的融合提供参考;另一方面为学生创设现代教育技术学习环境,让学生在现代教育技术支持下,在应用现代教育技术的过程中感受、体验和学习现代教育技术,同时让学生养成利用慕课自主学习的意识和能力,满足终身学习的需要。

三、实施策略

(一)师资校际联盟,优势互补

慕课时代,尽管教师的角色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由知识的传授者转向学生学习的指导者和促进者;由课程实施者转向教育资源的整合者和设计者;由教育实践者转向教育研究者。但是这一角色的变化非但没有弱化教师的作用,而是对教师的素质和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师作为课程的设计者与资源的开发者,作用至关重要。研究显示,课程设计是提高慕课教学质量的重要保障,也是慕课研究的重要方向 [7]。因此,作为课程设计者的教师不但要具有较高的教学设计能力,更要具备较强的技术开发能力。在慕课的设计、开发、管理、应用和评价的各个环节,教师的作用都举足轻重,教师需要具有优秀的教学设计能力、高超的视频资源开发编辑与制作能力、专业的在线学习管理与评价能力等。因此,慕课的建设与应用必然要求教师技能全面、素质卓越。地方院校虽然不乏优秀教师,但是由于诸多原因,省级以上的优秀教学团队数量总体较少,而慕课的建设与应用绝非部分优秀教师单打独斗所能胜任。师资校际联盟是破解师资匮乏的良策,如上海交通大学加盟 Coursera 和耶鲁、MIT、斯坦福等世界一流大学一起共建、共享全球最大在线课程网络,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加盟 Edx,与诸多名校共建共享。名校尚且如此,那么,优秀教师联盟化是地方院校的不二选择。如不同学校的同学科教师(如 JMU 和 HNNU 的现代教育技术公共课教师)校际强强联合,不同学科教师(如某学科专业教师和教育技术学专业教师)优势互补,取长补短。校际团队组建方式主要以兴趣相同的教师根据自身的长短板自主自愿结合,同时根据任务精细分工,合理分配角色,协同合作,有效避免官方强制合作的被动性和消极性。

(二)开发“问题”视频,契合需求

研究表明,学生对慕课课程设计的满意度与成绩呈现正相关 [8]。慕课课程内容的呈现方式主要是微视频,微视频设计与制作的优劣直接影响慕课的应用效果。通过对中国大学慕课、爱课程、超星慕课等十余个慕课平台千余门课程的分析发现,慕课课程仍然保持传统的“以教学为主”的教学模式,其实质依然是适合辅助教师的教学而非满足学生的自主学习。为了更好地适应以“学”为中心的慕课资源需求,必须理清课程中的所有知识点,梳理重点、难点、疑点、热点、盲点、易错点、混淆点等,根据先前的经验找出学生容易出现问题的点,以学生问题的视角设计与制作“问题研讨型”微视频。这种设计方法的重点是对问题进行精细化设计,根据问题的类型、问题的层次、问题的角度等制作相对应的微视频,学生学习视频后,有的问题直接可以找到答案,有的问题可以获得启示进行探究,有的问题可以自主解决,有的问题需要和同伴协作解决。慕课的视频资源以知识点为线索,将以问题为中心的系列微视频串联起来,形成问题百科式的慕课课程。

(三)慕课融入课堂,助力发展

慕课出现之初,因其能够满足自主学习和个性化学习凸显其价值而备受青睐;但是慕课学习者的充分自由导致学习主动性的缺乏,课程和学生注册数量的激增引发的大规模学习使个性化学习更加困难,造成慕课学习完成率低、持续性差 [9]。由此遭受多方诟病和质疑。探索慕课的应用方式提高其应用质量,充分发挥其价值日益受到关注。教学方法的创新有助于提高慕课的访问量 [10]。为了提高慕课的访问率、利用率和完成率,充分挖掘慕课的价值,突破早期慕课以自主学习为核心的应用方式,应积极探索慕课与常规课堂教学相融合,开展基于慕课的跨校远程协作教学和翻转教学。校际师生基于慕课进行课堂翻转,学生根据任务单课前自主观看视频,自主探究和小组成员远程协作研讨相结合完成基础任务,课上小组协作探究、分享、展示完成进阶任务,通过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助力慕课的可持续发展。

(四)教学校际协作,共享资源

教学活动协作化是破解学校师资力量薄弱这一难题的有效措施,利于慕课资源的共建与共享,让学生在网络环境中学习与感受网络教学与学习活动。J 大学与 H 大学教师开展跨校协作教学,设计系列协作教学与学习活动,将学生进行跨校混编分组协作完成任务。教师开展协同教学,双方教师分别作为本校学生的 Teacher,协作校学生的 E-tutor,双方教师定期在讨论区开展学习研讨(见图 2和图 3)。让师范生在网络环境中感受网络协作教学的组织与开展,体验其利弊,为入职后有效开展信息化教学奠定基础。

五)采用混合学习,提升效度

在信息技术高度发达、智能移动终端高度普及、在线学习资源海量的时代,学习者与网络实现无缝连接,学习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任何单一的学习方式都无法满足有效学习的需要,混合学习是必然结果。我国教育技术学奠基人南国农先生认为,混合学习是教育信息化发展到新阶段的主导理论,它把传统学习和在线学习的优势整合起来,使二者优势互补,从而获得最佳学习效果 [11]。2015 年地平线报告指出,在未来 1-2 年内,混合学习将成为高等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核心趋势 [12]。在信息化环境下,必须采用混合学习提升慕课学习效果,它既包含学习环境的融合(传统实体课堂和在线学习),也包含学习资源的整合(传统媒体资源和数字化媒体资源),尤其包含多种学习方式的结合(接受学习、自主探究学习和协作学习、线上学习和线下学习)[13]。学习方式的混合化不是不同方式的简单叠加,而是教育信息化发展的理性产物,旨在避免单一方式的片面性,通过取长补短,优势互补,实现有效学习和深度学习。

(六)客服在线答疑,缓解焦虑

在线学习过程中,能否及时获得学习支持是提高学习效率和质量的重要保证。有学者指出,慕课的自主学习支持、教师支持、学习过程中得到的互动性支持是影响慕课完成率的重要原因 [14]。通过对爱丁堡大学在 Coursera 上开设的一门慕课的学习者的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大规模学习是低效的 [15]。究其原因,与大规模学习中学习者无法及时获得学习支持不无关系。例如,大规模学习中发帖数量大且主题散乱,有些讨论甚至与课程无关。至少 30% 的慕课课程生成新帖子的速度过快,致使学生和教师无法全部阅读 [16]。学生的问题淹没在帖子的海洋中无法得到及时解答,教师亦无精力及时处理学习者的求助和讨论。而研究证实,授课教师和助教在课程讨论区或网络社区参与学习者的讨论,对学习者更好地参与学习有促进作用 [17]。提供客服化的学习支持是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除教师团队所有成员外,在学生中招募大批答疑志愿者组成答疑团队,在每日 8:00-23:00 进行不间断的在线答疑,同时对参与解答他人问题的普通学生在学业评价中给予奖励,旨在营造一种 24 小时不间断的在线答疑客服模式,创设慕课学习问题解决的无障碍在线学习环境,破解学生在线学习中的孤独感和挫败感,提升及时解决问题的成就感。

(七)多元评价互补,优化效果

评价能够发现问题、确定目标、促进发展。选择科学合理的慕课学习评价方式尤为重要。目前,慕课学习评价存在评价依据不够完整、评价标准不明确、评价缺少“人性化”、评价的发展性不足等问题 [18]。Coursera 和 Udacity 的学习评价主要表现为在慕课平台上创设完整的教学环节进行随堂测验,提高学习效果;建立云端电子档案袋,记录学习点滴;同伴互评,促进共同进步;进行结业考试,颁发成果证书 [19]。慕课的开放性促进了学习者的高度自主性,慕课的理想目标是让学习者成为学习的真正主人。与此相应,学习评价也应由“他人评价”转向“他人评价”和“自我评价”相结合。因此,在整个研究实践过程中,将慕课学习参与频率和效度、在线任务和传统作业完成率、协作学习贡献度等均作为评价指标。采用诊断性评价、形成性评价和总结性评价等多元化的评价方式。通过测验诊断问题,确定学习起点和效果;通过电子档案袋评价记录作业、参与度(发帖数量、回帖数量、发帖回帖质量等)、自我评价、同伴互评、教师评价等过程资料,形成成长轨迹;通过期末综合评价等进行总结性评价。研究发现,学习者在慕课论坛发帖、参与论坛讨论、看视频等行为对课程完成率有直接影响 [20][21]。同伴互评能够提高学习成效,有指导规则的同伴互评能够促进深度学习 [22]。因此,在慕课学习中,多元评价方式有助于提高学习质量。

四、实施过程

研究实施过程遵循前面提出的设计理念,按照慕课的师资队伍、慕课资源的设计形式、慕课的应用方式、慕课教学与学习活动的组织形式、慕课的学习效果评价等七个方面的策略,选择教育部规定的师范生教师教育类必修课程“现代教育技术”公共课开展实践研究。该课程内容是师范生未来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必备的专业知识,其内容涵盖较广,操作实践性较强,旨在培养师范生的教育技术应用能力、信息化教学能力和资源设计、开发、应用、管理和评价能力。由此,对该课程展开研究,创新教学模式,提高学习效果尤其必要。

(一)前期探索


1.实践层面

教育信息化不断向纵深推进,对教师的教育技术能力提出了明确要求,国家教育部于 2004 年就确定开设教师教育“现代教育技术”公共课。为了提高课程教学质量,通过多次教改课题立项进行多轮教学改革,逐步实现由“以教为中心”向“以学为中心”的教学模式转变。例如由“理论讲解(教师)+ 操作演示(教师)”的模式转变为“理论讲解(教师)+ 实践操作(学生)”,进而转变为“理论讲解(教师)+ 网络课程(学生)+ 实践操作(学生)”的模式。在网络课程引入课堂的教学模式中,为了提高学生对网络课程的参与度,保存更多的生成性资源,开展“融入课堂教学的生成性网络课程优化设计”研究,关注资源的建设与生成。多次教改实践为慕课的共建与共享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理论层面

在网络课程引入实体课堂的教学改革实践过程中,发现如下问题:单所学校建设的网络课程质量不高,且主要是从教师如何教的角度制作的;课程缺乏设计,资源形式较为单一,视频制作不够精良;平台功能有限,无法满足学生的交流互动。根据发现的问题,立项省级课题“云技术促进优质开放教育资源共建共享的实证研究”和“教育生态学视域下数字化学习资源共建与共享研究”进行理论探索。其间,JMU 与 ZJNU 两校的教育技术学专业师生基于开放课程开展校际协作教学与学习实践验证。通过研究做出数字化资源共建与共享的理论探索和实践的初步尝试,形成了慕课校际协同共建与共享的雏形。


(二)计划拟定


根据前面提出的问题,JMU 和 HNNC 两所高校“现代教育技术”课程教师组建教学团队,进行成员分工,搜索文献资料、共同研讨制定研究计划和实施方案。研究过程分为前期准备、计划拟定、课程开发、教学实践、评价反思等五个阶段。前期准备主要完成文献资料查找,总结先前研究与实践发现的问题;计划拟定阶段完成研究计划和实施方案的制定;课程开发阶段完成“现代教育技术”慕课的开发;教学实践阶段完成两轮行动研究;总结评价阶段开展课程评价和学习评价,对存在的问题进行总结与反思。

(三)课程开发

该阶段由 JMU 和 HNNC 协同完成,组建跨校团队,按角色分为主讲教师、助理教师、教学设计者、资源开发者、美工等,团队成员分工协作完成课程开发。该阶段主要采用教育设计(EDR)的研究方法,通过需求分析、模型构建、技术开发、应用反馈等四个阶段进行反复循环,迭代精制 [23],进而完成“现代教育技术”慕课课程的开发(如图 1 和图 2)。


(四)教学实践

该阶段将前期开发的“现代教育技术”慕课课程在 JMU 和 HNNC 两校进行教学实践,基于凯米斯(Kemmis.S.)行动研究模式,通过计划、行动、观察、反思,再计划、行动、观察、反思的不断循环,共开展了两轮行动研究。

1.第一轮行动研究

在 JMU 和 HNNC 两校的小学教育专业学生进行试点。通过教育技术论坛课程平台进行。本轮教学实践主要采用校际远程协作学习方式(如图 3),两校教师分别是本校的主讲教师,是协作校的在线辅助教师(E-tutor)。将面对面教学、网络教学、协作教学相结合,作业的发布与提交均通过网络平台完成。协作教学关注了学生的自主探究与协作分享,但是总体模式依然是以传统教学为主,慕课应用为辅,并未真正摆脱“以教为中心”的教学模式,也未能真正发挥慕课的作用,这将成为新一轮行动研究的新问题。

2.第二轮行动研究

JMU 和 HNNC 教师团队总结反思第一轮行动研究的问题,为了更好地发挥慕课的作用,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调动学生的学习主动性,决定尝试使用基于慕课课程的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如图 4),即教师提前下发学习任务单,学生按照学习任务单自主或协作学习课程的视频资源,记录疑难问题;课上进行协作研讨、课下进行练习巩固。两校在该轮研究中将参与的专业学生范围扩大到小教和学前两个专业。其间,另有其他师范院校以边缘性参与的方式开始尝试使用课程平台开展翻转课堂教学。在该轮实践研究中发现,不同专业的学生由于学科特点不同,思维模式有异,信息技术水平有明显差异,因此,对慕课课程的内容需求有差异,慕课学习应用效果会受到影响。如何针对不同专业学生有效设计基于慕课的学习活动和学习评价又将成为新一轮行动研究的研究问题。行动研究可以无限循环地进行下去,计划-行动-观察-反思-再计划-行动-观察-反思……,不断循环往复。

(五)实践反思

慕课的校际协同共建与共享研究经过理论探索、模型构建、课程开发、教学实践等阶段,取得一系列成果,解决了诸多教学问题。

1.教师跨校联盟,解决了单一地方院校慕课建设师资力量薄弱的问题

慕课资源多为微课视频,慕课课程平台需要管理、维护甚至涉及二次开发。因此对课程质量和技术要求较高,同时耗时较多,单个教师负荷较重。本研究采取跨省跨校协作,多所学校的教师建立课程资源建设师资联盟,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负责课程资源设计,媒体资源开发技术水平高的教师负责平台与资源的开发和管理,破解了地方院校师资力量薄弱的难题。

2.慕课校际协同共建,解决了一所地方院校难以建设高质量慕课的难题

通过共建“现代教育技术”慕课,证实了校际共建是可行的而且是有效的。由于跨校师资团队共建慕课课程,优势互补,取长补短,大大提高了慕课课程质量,在网易云课堂开设的慕课被学习者给予五星评价。

3.慕课的校际协同共享,解决了慕课资源应用绩效不高的问题

“现代教育技术”慕课一方面以私慕课的形式放在教育技术论坛上,便于两校师生协作教学应用,打破了以往课程仅供校内使用或者收费注册的壁垒。另一方面该慕课课程放在网易云课堂,长期免费对外开放,任何具有网易通行证的学习者均可免费学习,使课程的受众数量增加,使课程资源获得充分利用,增强了慕课资源的社会服务功能。

4.实施翻转课堂模式,实现了慕课与实体课堂深度融合的创新应用

“现代教育技术”慕课课程为实施翻转课堂教学提供了资源保证,进行的翻转课堂教学也为慕课融入日常教学应用提供了可供效仿的范例,为慕课的高效创新应用进行有益探索。通过实施翻转课堂教学,创新了慕课的应用模式、丰富了教学方式、提高了学生的自主探究以及团队协作能力。

5.慕课视频实现了学生课下反复学习和随时随地学习

传统教学方式是教师讲授学生听受,学生在课下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无法及时得到解决。学生在慕课学习中可以无数次重复播放慕课课程视频资源,直到学会为止;同时学生遇到问题也可以在课程平台上给老师留言并 @ 老师,平台上有多校的教师和学生同时在线支持,学习问题通常可以获得及时解决。同时开发了移动 APP,学习者可以通过移动 APP 进行随时随地的学习,使学习高效而便捷。

五、结束语

研究结果表明:地方院校通过跨校协作共建与共享高质量的慕课是可行的、有效的;慕课融入课堂教学能够有效提升课堂教学质量,促进慕课自身的可持续发展。研究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仍有很多问题需要继续深入研究。在理论层面,对共建与共享模型进一步优化,探索更多的慕课融入日常教学的新方式,开展基于慕课的学习评价研究等。在实践层面,需要继续研究的问题包括:如何根据不同课程的特点,调整具体的操作策略;由于每位教师具有不同的教学偏好,在协同共建与共享过程中,不同学校教师如何更好地协调与配合;不同专业学生的信息技术意识、素养和技能差异对基于慕课的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实施有何影响,采取什么策略消除这些影响等。随着教育信息化向纵深推进,教育部已经出台系列政策关注在线教育。因此,慕课的相关研究将会从宏观到微观、从宽泛到具体,诸多问题会受到专家学者更加深入细致的持续关注。